Show more

我其实不理解采耳的快乐,不论是自己掏还是让别人掏,我都是紧张且痛苦的。

香草电波可香,6小时后我还觉得自己是奶油冰淇淋。

突然想起来,我的葱,怕是死了,我已经三天没浇水了。

啊,黑喵复活了,那我就梦一个卡黄能在3.0复活前同框(痴心妄想

现在想想,她要求我把听诊器声音调大,说她"听不见自己的心跳声",是真的很好笑。

Show thread

不知几楼的快乐夜谈被其他楼层的阿姨制裁了,虽说阿姨敲门的声音比那几个女生夜谈的声音大多了 :shenmemao17:

以及,我还以为他们早就习惯了三四点都有人迈着粗重的步伐上楼嬉闹的行为←这是不对的。

拒绝了一个病人开抗生素的要求。

她报警了。

:shenmemao110:

与我的听诊器分开了4天,它坏了。

刷了一下TL,原来她们口中的“卡姐”只有11岁 :birdsurprised:

Show thread

睡一个小时上班的代价就是晕乎乎的 :te_005:

年龄渐长,身边的朋友/网友都开始健康作息,晚上就很安静 :te_026: (很想去骚扰人家)

Show thread

今天都没什么发热的病人来诶,都是胸闷、头晕 :dino620: 想请心内的老师来打包带走。

往下一拉看见记账......忘记了,我又有半个月没记了。

Show thread

唔,没有能嗑的了。现在的CP都不行(

Show more
Hakugyokurou

本人独裁。